動見体《病號》

導演、劇本統籌、製作人與排助的《病號》漫談(下)

採訪企劃/齊義維
封面攝影/林育全

出場人物

導演:符宏征(下稱符)
劇本統籌:王靖惇(下稱王)
製作人:潘潞漪(下稱潘)
排助:呂謀(下稱呂)
採編:(下稱編)

時間:2018.03.04
地點:動見体排練場


Q3. 有沒有搜尋過自己的名字?有什麼發現嗎?

動見体《病號》
演員高華麗在劇中飾演一名癱瘓的前游泳選手,每天都會用手機Google自己。(攝影:林育全)

潘:我第一次搜尋自己的名字,印象很清楚,是在2012的《離家不遠》排練場,有點忘記為了什麼…….一搜尋就發現,怎麼這個名字什麼都沒有?一片空。他下面顯示「搜尋不到任何結果」,完全沒有!

 

編:那你個資保密得很好欸!

 

潘:大概過一年半或兩年,開始在劇團工作,慢慢有一些名字就會開始在網路上跑出來了,後來發現是因為自己在大學時候,是完全的電腦白癡,交作業也想要用手寫,所以交給符導的作業都是別人幫我代打的,我手寫好之後,室友再幫我key進去。一年半的時間有這個變化也是蠻奇特的。

 

(符導斜眼看阿潘)

 

編:但符老師很早就有作品,應該搜尋出來很多結果。

 

符:有,以前常去看(笑),十年前吧,就會想看說還有沒有人討論你啊、有沒有漏掉的評論的啊,這半年這一個月有沒有新的東西啊……但那是十年前,甚至更早以前的事情,現在已經不會了。大部份創作者都很脆弱,他們都要看那個東西,不敢讓別人知道,看了可以支持他脆弱的心靈,即使大師級的創作者,就我所接觸過的,都是會(看)的。我覺得不是每個人都會這樣,也不是說每個人都不會這樣。

 

王:我還是會把評論當成是一個檢視的機會,先以專業評論來說好了:我用A手法,可能以為呈現出來是A結果,可是大家看到的其實是B結果,這並沒有對錯,但就可以藉此機會去檢視說,為什麼我想做的是A,但他們看到的是B?或許B的效果也很好,或不好,為什麼?哪個地方需要調整?……搜尋名字可能會看到不喜歡你的、無條件愛你的,某部分觀眾確實就是追著你跑,不管好壞就是追你,有些人是追作品,下一齣可能不是他有興趣的作品,他就不看了,這都是很有趣可以觀察的事。

 


Q4. 關於集體創作與排練,想問目前排練狀況,有沒有一些覺得很好的片段,因為某些原因被拿掉了,讓你們覺得很可惜?

 

符:有可能不小心拿掉,但就忘了。

 

王:看演員在做人物發展排練時,有很多很好的片段跟火花,但因為不適合扣到主題,(並不是所有的戲都要扣到主題,偶爾適合分岔的就讓他去分岔),但演員透過這樣的排練,會對這個人物的血肉更清楚,所以,也不會可惜,這就是一個過程。

 

呂:這也是我覺得好玩的地方,導演在排練時,會去發展各種可能性,每一種可能性都會對整齣戲一層一層的加溫,一層一層地往上走,有些即興的排練沒有用到,但他就變成養分去蕪存菁的到這齣戲裡。

動見体《病號》
《病號》劇中有些片段是由演員們即興發展出來的,而有些沒有保留的部分,卻也成為演員角色們的血肉。(攝影:唐健哲)

符:他們剛剛講的部分可能是針對一些情境即興的發展,有時後是根據寫的東西,在這個段落時空之前,角色發生什麼事情?給他們情境,去發展沒有寫出來的、之前發生的部分。這些東西就變成角色自傳,轉化進去,後來只存了一兩段而已。這個發展過程,這次排《病號》的時候差一點就沒有時間做了,但我內心很堅持,覺得好多東西要做、好多東西要試,後來想想,我們這個戲還是有即興發展的模式,這件事情必須要做。做了我就覺得有養分!


Q5. 還請四位分享一下,在《病號》戲裡,對哪個角色最有呼應,或是對某個人的台詞最有感觸?

 

王:我自己最喜歡的就是弟弟,因為他只要躺著演就好了(笑)這個角色在戲裡面是癱瘓的,只剩頭跟右手。創造出這個角色的情境很有趣,以演員的狀態來說,他的衝突很明確,他的戲從一剛開始排練到現在我都很有感覺。而且這個符號跟我自己在家裡滑手機的狀態是一樣的:只有「頭」跟「手」是活著的,但再次強調,這沒有好或不好也沒有批判,只是我感受到現在的日常是這樣,所以我就創造了一個日常的角色,蠻有趣的。我又喜歡水,若能泡在水裡演戲,多好啊。

動見体《病號》
飾演「護士」的洪健藏,與飾演「弟弟」的高華麗。(攝影:唐健哲)

潘:這九個角色其實對我來講都很日常,那天看排練,有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,剛好演員的狀態也對了,讓我覺得當下聽起來,演員本身跟角色本身是百分之百的扣在一起。這句話是女友角色的台詞,有一段對話,出現在很神經質的重複動作之後,女友突然很認真的看著子恆,說「你覺得我很怪嗎?」女友當下的日常跟他身體散發出的感覺,雖然沒有太多行動力的戲劇畫面,卻讓我印象深刻。

動見体《病號》
飾演「女友」的劉心宇,與飾演「哥哥」的林子恆。(攝影:唐健哲)

呂:我不知道現在這還沒有在劇本裡……太太有一句台詞是「如果不知道你的名字,就不算真的認識你」。這部戲講到很多關於命名的東西,我們會覺得名字很重要,但我們其實生活裡也推崇很多匿名的人物,像是部落客、網紅,我們也不算真的認識他,但就覺得好像很熟悉…….名字對我們而言的意義到底是什麼?真名跟假名的差別又是什麼?這句台詞讓我印象很深刻。

動見体《病號》
飾演「太太」的王世緯。(攝影:唐健哲)

符:目前對我來說,每個角色都蠻平均的,導演應該是盡可能最客觀的去看待每個角色,一定要讓所有東西能夠精彩。老實說,也沒有誰的角色對我印象深刻,當然全劇最後一句台詞(大哥的台詞),會是我要去檢驗的東西,就是「如果真的有人傷害了他,我們大概永遠也不會知道。傷害他的人大概也永遠不會知道,他傷害的是一個怎麼樣的人」這是我想要讓它更深刻的東西,他必須要串連到其他角色組合上面:他們在人際溝通上面忽略了一些什麼東西,一些當時對象所需要的細節,但你沒有給他,甚至會不經意的傷害了別人。這齣戲我當然希望說他不只是角色的台詞有令人印象深刻,也希望是演員的狀態,演員的肢體所散發出來的人物特性,加上台詞,而讓人印象深刻,是一個很整體的東西,肢體、聲音、語言,非常整體的東西,我希望這齣戲是很整體的。

動見体《病號》
《病號》一劇並沒有特別側重哪一個角色,或許到最後,你也會發現自己其實也在其中。(攝影:唐健哲)

漫談至此,晚上的排練即將開始,演員慢慢進入排練場。他們吃飯、互相交流,相互關照。漫談到此暫停,但更有機的情感與能量流動,繼續在這個排練場裡發生、轉化、膨脹。唯有在劇場的座位裡,與這群創作者一起呼吸、一起心跳、一起專注,才能感受製作團隊細緻而內斂的溫度。邀請您,走進劇場,用身體的每個感官,一同體會創作者的「日常」。

 

###

 

Share your thoughts